巧言令色。

指天向地马为魉,吾执利刃斩穹苍,一计三荆空无门,呜呼,何人可伴君身旁?

@落渊小雨 
借由太太晚安这篇有关于frisk的描写画出来的,渣手绘…………斗胆艾特,非常心疼这篇的frisk,反复想了之后更难过了。

左边的翅膀和大部分伤口都非常奇怪和微妙,希望不要嫌弃………。


“这个天使正在死去。”

患上恋物癖了怎么办,急,在线等。3-3.5



架空,源氏独生子,岛田家不是黑道,只有古宅(………

*奇怪的ooc
*奇怪的狗血
*奇怪的设定
*微妙的笑点

我想写轻松好笑,又有时候让人觉得难过的日常!



“我感受这痛苦,仿佛它连着你的眼睛,温暖而刺眼,带着我血液的冰冷。”


03.


半藏很后悔。

后悔什么呢?

后悔为什么之前不对那个绿毛小子凶一点,哪怕直接吓跑他——

脚踏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由远而近。

说曹操曹操到。

镜中的青年头痛的想,但他还是坐回了椅子,把手肘搁在桌上,撑着头,面无表情的迎接即将到来的人。

“半藏,半藏!”

源氏推开门小声喊他,不等人说话,直接就稀里哗啦倒豆子一般开了话匣,滔滔不绝。

你也不嫌脏,半藏皱眉,说着说着就盘腿坐在地上。

“你在听吗,半藏?”

源氏问,眼睛还像第一次见到他的那样,亮晶晶的,像是把阳光关了进去。

他回过神,看向那双眸子,佯装一直在听的颔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天真的小麻雀又开始叽叽喳,喳喳叽。

其实嘛,不听的问题到也不大。

区区几日,半藏已经清楚源氏说话的主要内容了。

三个。

学校,游戏厅,家。

再具体点。

学校的妹子和大新闻,游戏厅的游戏和大新闻,家里的大新闻。

源氏在他眼里现在也是个大新闻。

新闻看过来了。



很快的,半藏停止了他如同腹诽的走神,悠闲的给自己倒了杯茶,边抿边听,安心的做着大爷。

但麻雀又突然噤声了。

半藏下意识的看了看绿毛的少年。

只见少年面带委屈,扁着嘴,盯着他手里的茶杯,就差摇尾巴了。

青年差点笑出声。

源氏觉得更委屈了………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还有更更更委屈的。

“不行。”

半藏看着他,轻轻的把茶杯放回桌面,一副我陪你渴着但是就不给你喝水的样子。

???

源氏一脸懵比。

“就………”

“不行。”

半藏在他刚张口就用俩字把剩下的堵回去了。

???

不就是杯茶吗??就喝你杯茶………??啥情况???这也太小气了吧??

尚且年幼的孩子愣了愣后尚未细想——先到而来的是一点小小的不高兴,随即而来的是属于孩子的小脾气。

但源氏还是属于那种长了脑子的,心理年龄还没小到发脾气的程度。

可今天的交流感情,还是结束在这莫名其妙插曲的不久后。

源氏走前把给半藏带的小东西放在镜子前的地上,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不过就是一串木头风铃。

他觉得想带给半藏,于是就带回来了,可至于半藏收不收——

源氏看着半藏看见这风铃后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叹了口气,不咸不淡的调侃了一句别的。

好奇心驱使地他走了又来,来了又走的看这串风铃,虽然他不懂半藏要怎么拿进镜子里,肯定是可以拿到的,不然半藏绝对会告诉他。

至于怎么拿和拿不拿——

源氏也很想知道,他这一下午都用来跑这条走廊,就跟疯狗似的,歇会儿跑会儿,跑会儿歇会儿。

他边跑边觉得自己有病。

而且连地方都没动一下的风铃,更是把我有病三字从脑子里转悠到嘴里嘀咕。

“我有病。”



最终源氏还是放弃了。

他饿了,他要去吃饭饭,他懒得看了,爱拿不拿,哼!

当然。

源氏睡前还是死心不改地来看了一眼,这一眼,就又把他捧回天堂了。

原来半藏是害羞了。

源氏满足地想着,边想就屁颠颠就回屋睡觉去了。

作为半藏唯一认识的地球人(自以为。),源氏觉得自己应该给他相应的尊重,如果半藏不想让他瞧见的话……

他可以做到戳瘪这膨胀的宛如气球般的好奇心。




03.5(内有一把小糖刀。)


半藏眯着眼睛听着源氏的脚步,从刚才走出房间开始,这声音基本就没离开过走廊。

这小子到底哪来这么大的精力?半藏不解,难道染个绿毛就真的这么春意盎然?

他想着,继续喝茶看书,全然不理源氏窜来窜去的,就差直接到他脸上像个泼妇般的吱哇乱叫。

半晌。

他的视线又回到了这个木质小风铃的身上。

普普通通,毫无特点。

他应该选择不拿的。

半藏皱起了眉毛,脑子里浮现出了源氏失望的脸。

他还是决定等源氏不窜了就接受这份小礼物,他现在在目测这东西离他的镜面的距离——他想,究竟要伸出去多少才能够到他。


傍晚。

镜子里只有钟,没有太阳。

半藏轻轻地吸了口气,源氏终于消停了,他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

他知道从这里开始就是镜面,把他与外面一切隔离的,锋利的东西。

他蹲下,伸出食指,像是在钻开什么东西一样——

那浅白的指尖,缓缓的,缓缓的,穿过了镜面。

那一瞬间,指尖瞬间被溢出来的血包裹了,刺骨的凉。

“唔…!”

半藏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口腔肉,十指连心,疼的他发懵。

可这疼痛是持续的。

血还没来得及流下去,就被引回了翻着皮的白肉中。

他用自己的妖力把伸出镜面的部分治愈好,继续再前进的部分又会变得鲜血淋漓,就这样循序渐进的,缓慢的,镜妖将自己的一部分手伸了出来。

那过程荒唐又怪诞,伴着噬人的痛,皮肤的白色和血液的红色纠缠在一起,无端的给人凄惨的美。

好痛,真的太痛了。

他记不清已经多久没有这么痛过了。

镜面对他们这些活在里面的镜妖,就是一把处处锋利的刀,虽然可以穿过——但那是把他们每一点路过的肢体都破坏,再经由妖力重组而强行的穿过。

半藏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也被源氏的传了病。

他为了拿这么一个小破玩意,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等到终于拿到手,半藏像是完成了什么成就一样,猛的收回手臂,站起来把它放到桌子上。

伤口和翻飞的肉片已经好了,他摸着自己刚才还惨不忍睹的小臂,疼痛的记忆牢牢刻印在他的脑子里。

他舔了舔自己嘴里的伤口,铁锈味与甜味伴着凉意流过喉咙,伤口顷刻就愈合了。

想要获得什么,就要付出相应代价。

对于半藏来说,这算是沉重的代价,但却又不算沉重。而获得的东西——

他自己也说不清。

半藏蹭掉眼角残留的眼泪,转身走去了镜子看不见的其他地方,手里提着那串木质的风铃。

随着他的走动,风铃轻轻的,颤颤巍巍的发出了一点清脆的响声。




TBC.


———

ps:镜中的死物只能借着镜妖出去,而且镜妖会感觉到死物穿过去的疼痛感,就像多长了一块肉。所以不给源氏拿,半藏嫌痛………
pps:半藏的血是冷哒。

其实我没想把3.5按顺序放出来,把他插在别的地方好像会更好点,但延后到他们吵架或者源氏心有不满什么的再放的的话…………感觉,挺,刀的……………我不忍心………………

虽然我写的一点也………不形象看不出来刀……………嗯…………

以后会有半藏整个从镜子里出来的…………想想就,好痛阿………

4就继续写回源的视角啦。

最开头的那句话是描写半藏的,下一话的开头会有描写源氏的,勉强可以对应上。

文笔实在有限…………请各位包涵QAQ!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患上恋物癖怎么办,急,在线等。



架空,源氏独生子,岛田家不是黑道,只有古宅(………

*奇怪的ooc
*奇怪的狗血
*奇怪的设定
*微妙的笑点




0.


小时候的源氏就知道,这诺大古宅的最深处,藏着一面镜子。

至于是什么样的镜子,长什么样——源氏自己也没见过,他想,这些大人们也应该不知道。

他们只会像个老旧复读机一样,摆出“我这是为你好”的姿态。不断不断,一遍一遍的告诫他,不要脑子抽风跑过去,没好处的。

如果源氏是个听话的孩子,三天两头被念叨一句这种事的话,可能早就没了一探究竟的心。可惜吧,问题就在——要是他听话,就不会顶着这一脑袋脆绿的毛儿招摇过市,不声不响的用行动抽他们大嘴巴子了。

对此,源氏他爹曾面无表情的表示,很好,小王八蛋,你敢染回去试试,老子等着看你五十岁后哭成什么球样儿。

……

咳,言归正传。

当我们源氏15岁,正直热血冲动,青春肆意挥洒的时候,终于顶不住这日渐膨胀的好奇心,挑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连脑子都没过就兴冲冲的去了。

也只是“去”了。

胆子和好奇心还没成正比的男孩,终于在手放上门的一瞬间,冲变成了颤。

镜子这东西呢,总是会让人觉得冷冰冰,阴森森的。好死不死他还挑个半夜,连点儿月光都没有,恐惧在上脑前他就溜了,跑的比来的时候都快。

太怂。

要说源氏也不是怕鬼,他看鬼片半点事都没有,有时候还能乐出来,看完该睡觉睡觉,该起夜起夜。

可那个地方让他觉得变扭,特难受,他真的就一瞬间没了打开门的勇气,就好像里面装了他一堆小学写的狗屁不通的幻想。

源氏知道没有,啥也没有,没有小学写的东西或者初中送的情书,里边儿就一面镜子和一些杂物,满是灰尘,腐朽又呛人。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就是连镜子的面儿都没瞧见,就被它吓回来了。不,不是瞧不瞧见,他根本连门都没打开就跑回来了!

源氏郁闷的在床躺的大敞四开的想,他怎么不记得他胆儿这么小阿??




1.


风和日丽。

绿毛少年斜躺在树杈子上,眯起眼睛,嘴里哼着不成调的音节,闲闲地看着天。

逃课的日子无限好阿,他想着,神情呆滞,脑回路不知道卡在哪个节上久久不能回来——

他今儿个还是心痒痒,他又想跑去镜子那儿,自从上次半(luo)途(huang)而废(tao)之后,他已经给自己做了百八十次心理建设了。

所以他确定,这次他………!应!该!不会跑了。

源氏摸摸鼻子,跳下树,心有鬼似的瞅了眼太阳。


其实有没有太阳好像差不多。

当他再站到门前,看着一如既往暗得我行我素的房间时,退堂鼓的鼓槌就开始敲他的头了。

不就是面镜子吗,你还怕他吃了你吗??

源氏想着,深吸了一口气,咽了口唾沫,壮士断腕般的把手放在门的把手上,缓缓,慢慢的,拉开了纸门。

“………什么嘛。”

在看到如同他所想的一样,堆放了一些杂物与灰尘的普通储物间的时候,他除心里落下一颗大石头之外,还觉得溢于言表的失望。

失望——什么呢?

他走进去左看右看,很快就找到了那个被布掩盖住的,等身镜那么大的,大人们传说中的镜子。

黑乎乎的。

源氏顿了顿,又连脑子都没过的就掀开了,此刻他心里满是无畏。

那是一面等身镜,木头的框架上雕着繁琐的花纹,细看下宛如一条龙盘踞在镜子的边缘,一副古朴又庄严的样子。

而他还没来得及眨眼睛,就被那块因为他动作而炸起来的,布的灰尘呛的不能自已。

待到灰尘终于落地,已经是源氏的第五个喷嚏了。

他暗骂了一句,揉着鼻尖,扭过头再看镜子,突然脑仁就回来了。

一声嚎叫被生生地卡在他的喉咙里面不上不下——

镜。子。上。什。么。都。没。有。

…………妈的。

他到底有什么毛病就非要看这邪门的玩意儿?

源氏在心里把自己揍了一顿。

他就眼睁睁的瞧这平滑的还反着光的镜面,以一种特别缓慢的速度开始映射,就像古董电脑的开机速度一样——

镜子里面是亮的,他看到一张桌子,上面摆着热茶与和果子,一个黑色长发的青年神色漠然,优雅地坐在面朝他的椅子上。



他为什么,会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还觉得这个诡异的人
,优——雅?!

源氏又想把自己拖出来打一顿。

他心理剧烈波动地那叫一个山崩地裂,眼睛却还是直勾勾的盯着镜子里的人,直到那人抬眸看了他一眼。

说是看,应该叫做瞥,充斥着主人的高傲与冷漠。

源氏就被这一瞥给瞥卡了,准确的说,是吓着了,脑子一当机,脱口而出。

“………呃、你、你好…………我我、我叫岛田源氏…………”

说完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一边在心里好一阵子惊天动地,一边又有点莫名期待的等着这人的回应。

镜中的青年听到这颤颤巍巍的迷之自我介绍,微微皱起眉,面上露都是嫌弃,偏过头只当没听见——却无意间瞧见称自己为“岛田源氏”的毛头小子睁着一双圆眼,亮晶晶地盯着自己。

……

青年无端的觉着无奈。

他顿了一顿,终是开口。

“半藏。”




TBC.
—————



源氏就被这一瞥给瞥卡了,准确的说,是吓着了,脑子一当机,脱口而出。

“………呃、你、你好…………我我、我叫岛田源氏…………”

说完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一边在心里好一阵子惊天动地,一边又有点莫名期待的等着这人的回应。

镜中的青年听到这颤颤巍巍的迷之自我介绍,微微皱起眉,面上露都是嫌弃,偏过头只当没听见——却无意间瞧见称自己为“岛田源氏”的毛头小子睁着一双圆眼,亮晶晶地盯着自己。

……

青年无端的觉着无奈。

他顿了一顿,终是开口。













“你他娘的就是就是老子的master吗?”


—————

想尝试着写轻松欢快有时候又会让人觉得小难过的,源藏日常!

…………但是好像写的很莫名其妙,嘛,嘛,才十五岁的小麻雀呀………超可爱!!///////

顺带一提,半藏年龄的设定是21,真正的外貌不会有任何变化。

真的是源藏啦……………前期都是养麻雀啦!(

嗯………不管怎么说!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意料到的初遇。





狐狸可以被归为野兽,也可以被视为小动物,根本上来说,是取决于与它对比的是否足够强大。

圆滑的、魅惑的、优雅而又总是带着欺骗意味的狐狸,总是眨着一双璀璨的眼眸深知世间万物,却无端的、不可自拔的沉溺进去的奇妙类人。

世人称,这是“天真”。

明知道事实却还是会故意相信,将善良与真心满满的放在别人身上。

有的人称之为傻,有的人称之为菩萨,而有的人则觉得厌恶。

毕竟真正的恶必然是与善对立的。


- 正文 -


他们已经分不清在这片扭曲的丛林里面战斗过多少次了。

血,尸体,硝烟,焦臭与腐烂的味道交错缠绕,让人生出一股没由来的杀戮的冲动。

不管是因为恐惧,还是兴趣,甚至是好战,他们都早已经习惯了,被迫的、麻木的习惯了这里。

甚至在潜移默化中,连那些仅存的心,也在这片丛林幽绿的寂静当中被剥去了。

冷热兵器,植物,火,魔术,在这里甚至连光都会害人重伤,但无论是哪一种疼,都没有像那只狐狸一样的。

被她的宝珠击中的时候,伤害到的仿佛是灵魂一样,让人觉得怪诞与痛苦,却同时有一种无措感灌满身体。

当劫第一次遇到阿狸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躯壳里的东西在战栗着、尖叫着——浑身发麻又兴奋不已。

被这种带着通灵意味的攻击击中,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九尾妖狐的血一瞬间也因为影流之主的伤害而流了出来,她垂下手臂,血液啪嗒啪嗒的滴在茂盛的草地上,与绿意盎然的颜色颇为格格不入。

阿狸却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了一个优雅的弧度,属于狐狸的那些魅惑与狡黠尽显在她那张绝美的脸上。

她轻启了唇,在劫下意识觉得危险信号的时候,诱惑性的笑声突然轻软的在他的脑子里回荡了起来。

勾人的不行。

这就是劫第一次见到了战场上的阿狸。

与平常显露的毫无关联的、突兀的、既不现实的。但又像是本性被外露出来一般的,属于“九尾妖狐”,而不属于“阿狸”的样子。

无题的开幕。

劫第一次遇见阿狸的时候,是在他们都熟悉的竞技场——充满着茂盛植物,幽深而又危险的扭曲丛林。

在这之前,他也仅仅只是“听说”过九尾妖狐这个类人的程度,非要说的话,他对这只抱着奇妙慈悲感情的狐狸没什么愉快的感受。

那是一只天真的自认为自己是人,并努力理解其他人的,动人心魄的“类人”。

阿狸也许知道,也许并不理解,人这种东西,限制是很多的。当你超越了这个限制的时候,即使在生理上作为人,也并不能算是一个“人”了。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讲的,似乎是一个像人类的类人与不像人的人类的故事。

心脏与世界与你,3。

*occ有,细节问题请不要细究。

:3


“王,佩里亚丝……人家,好想谈恋爱喔……——!”

佩里亚丝压了压自己红色洋装上的褶皱,用她特有的黏软的少女嗓音,略带着慵懒与些许高傲的语气对着人眨眨眼睛撒了个娇。

“这样吗,真是活力十足呢,嗯嗯………不错不错。话说回来,要不要吃点心,乌莎哈亲手做的哦。”

早就他妈被迫习惯了的盗贼,咬着小甜饼,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转移了话题,她发誓,这是她第十次听到佩里亚丝这样说了。
身为这个三天恋爱一失败,两天恋爱一结束的怨妇…不,骑士——的王,盗贼小姐对她谈恋爱这事儿产生了极大的阴影。

但是,到底为什么佩里亚丝一谈恋爱就失败,一找男人就完蛋(?)这对盗贼来说一直是个未解之谜…之一。
当然其中还有罗恩法尔的粗神经,艾力克的痴汉力…………等等。

“我说噢………佩里亚丝。”

盗贼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面前的少女托着下巴,从刚才就一脸认真的盯着自己。
当然,脸皮厚不怕看,只是单纯好奇而已。

“………怎么啦,我脸上有什么东西………饼干渣吗?嘛,其实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不——我只是在想………其实,王长的也非常可爱呢!”

盗贼对这个回答抱着一点不明所以的茫然,不过还是咂巴咂巴嘴从善如流地、骄傲的、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抛开这些微妙的对话,当歌姬跑来动员盗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位精致的仿佛洋娃娃一般的、身着红色洋装的金发少女………毫不费力的公主抱起了她亲爱的盗贼同伴。

“………………。”

今天懵逼了一万次的歌姬没怎么经大脑的紧张的转身就走。

“…………那个,你们……在玩什么奇怪的play吗?不是、不对………!不好意思,打扰了,什么都没看到!拜拜、拜拜!”

…………

???

一溜烟儿消失的歌姬,只留下被这句话搞得莫名其妙的盗贼和突然一心扑在要给她好好打扮一下的佩里亚丝身上。

“………佩里亚丝,你这是哪里吃错药了吗,先不说这个,让我下去——喂,我不需要什么打扮啦,比起这个,让我下去啦?”

没细想歌姬的诡异举动的盗贼,皱着鼻子很是难过的在她怀里挣了挣。

“但是——王,人家最近听了罗恩法尔的话,突然觉得女孩子也很好呢………~”

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的金发少女抱着更加娇小的金发少女,语气带着些兴奋的在屋子里闲闲的打起了转,甚至想要蹦那么一两下。

“……………。”

我真是日了狗了。
盗贼抹了把脸,第一次对自己那方面的人身安全非常非常的担心。

“王………!”

到的非常是时候的罗恩法尔正巧听到了那句话,听到了佩里亚丝口中的“罗恩法尔如是说balabala………”
她木了一下,同时心里恨恨的想着这女人他妈484傻,站在原地尴尬的手无足措了起来。
迎接她的是她家亚瑟王幽幽的,笑意满满的视线。

“罗,恩,法,尔,酱,阿。”

盗贼一字一顿,微笑着喊着骑士的名……不,临时爱称。

罗恩法尔看着佩里亚丝和盗贼的情况,一瞬间突然内疚又委屈的很想回家找老婆哭诉(?


—————


身为一个王。
身为一个亚瑟王。
身为一个职业是盗贼的亚瑟王。

今天她也在烦恼骑士的脑子里装的东西到底都是些啥。

好不容易从佩里亚丝魔爪之下苟活的盗贼,在想了一会避难所之后,果断的选择了看起来最可靠的富豪的去处。

佣兵那家伙一定又会balabala,歌姬那家伙肯定也会balabla………斯卡哈也会balabala,乌莎哈balabala的会更久………………

在盗贼的心中,废话少的富豪已然成为了逃避错事、麻烦事、狗屁事的最佳选择。

小的不得不说一句,富豪大人真是长了一张与内心完全不相符的正经又可靠的帅脸哟!(…


——————


训练场、午后时光。

娇小的金发少女迎着太阳,美好的似乎全身散发的都是温暖的味道——无论是唇边狡黠的笑,还是那双明亮眼眸中闪烁的仿佛晨曦一般的光。

“富豪……”

少女眨了眨明眸,有些难为情的扭过头,她轻轻的嘟着自己粉嫩的嘴唇,似乎在求吻一般,用软软的、轻声的俏皮嗓音叫着自己心上人的名字。她双手有些无措地在身后揉搓着,半晌,似乎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张开樱唇继续道。

“那个,吻我………”

“我说富豪——你到底在不在听阿?”

富豪独自的妄想终于被这道带了些不耐烦的,妄想主角的声音打断。

盗贼微微皱着鼻子,带些孩子气的继续重复着。

“听我说话啦——富、豪!”



“好。”

真是他妈的把富豪看的小心脏砰砰响阿,一种非常原始的冲动肆虐在他全身的血管里面,一遍遍冲击着他的理智。

痛苦并快乐着。

他笑得比平时温柔了不知道几倍,笑得连眼睛都有些微弯,极其完美的掩饰了他大尾巴狼的真实面孔。

而毫不知情的盗贼小姐,打着听她说话的认真名头东扯西扯,然后,终于,突兀的、猛的问了个问题。

“富豪,你觉得恋爱——是什么样的?”

…………?!
…………??!
@¥;/-@¥%#*%??!!!!

富豪当时心里就炸成了大轮回(没有
一瞬间思绪千回百转,从惊疑不定到荡气回肠(?)内心活动剧烈的就像是啪啪啪时的床,不仅上下翻滚,还他妈嘎吱嘎吱的。

最后的最后,心中又(为什么我用了又??)经历了一次大灾变的富豪选择了方案1,最保守的迂回。

“为什么会问这个呢?”

“嘛……应该说是好奇吧?”

并没有发觉什么的盗贼眨巴眨巴眼睛,颇为无奈地摊开了双手。

“我家的骑士——佩里亚丝,因为这件事变得精神很奇怪,该说是奇怪吗,讲真啦,简直是不可思议。”

说着她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继续道。

“结果,反正,就演变了奇怪的事情了——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啦。直觉上如果和斯卡哈讲,一定会被嘲笑的?不,应该是肯定会被嘲笑阿。”

富豪的注意力整个都跳了起来,看着像只小猫咪一样的盗贼,虽然下意识的应着她的话,但脑子里整个都装满了——

好想,好想摸阿,好想把她,抱起来……好、好可爱………

噫。
这个变态萝莉控真是没救了诶。

“所以,富豪到底怎么看,恋爱——什么的?听起来就是麻烦事阿。”

叮。

富豪的理智警钟响了一下,这让他稍微回了点神,虽然是在一心二用的情况下,他直觉性的发现,如果这时候不给盗贼好好的立三观(?)可能以后的路会更坎坷——

“这么说吧,就像是你摸钱包的时候也很麻烦,为什么你还热衷于此呢?”

“因为我是盗贼呀——而且,我不觉得那是件麻烦的事哟?”

“但是别人觉得会很麻烦,这时候的别人就是你现在的角度,这样说你明白吗?”

盗贼愣了一下,张张嘴巴却不知道该说喔还是嗯,或者说别的比较好。

“这样吗…………?”

“是阿。”

富豪点点头,看着盗贼的眸子突然挑起了唇角,闭上眼睛温柔而又平静的说着。

“等到你陷入爱河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无论是什么事——只要是关于那个你喜欢的人来说,你什么都不会觉得麻烦。”

“每天悄悄的看着她也好,无时无刻的关注她也好,做出能让她开心的事,即使她发现不了也好,这些都伴随着自己的愉悦——希望能和她呆在一起,希望能永远的拥有她,希望她也能像自己一样喜欢自己。”

“为她觉得高兴,为她难过,为她压抑着自己。”

“只要她说出来,无论是什么她所希望的事,自己也一定会尽力的做到——”

富豪顿了一下,不知道是叹息还是结论。

“这大概………就是恋爱吧。”




———————

双十一我想炖肉…………呃,一点点,好吧,起码是肉块,嗯……………能炖吗(………

带着一脸不确定的我哒哒哒的打下这几个字。

急(并不

在线等!

心脏与世界与你,2。

*occ有,逻辑并不太通。

深夜福利(?




“………所以说。”

歌姬深吸了一口气,将红茶放在桌子上,顿了顿似乎经过很长时间的思考后才一副咬定了的模样开口。

“富豪桑生病了么?”

“………。”

被质疑脑进水(?)的富豪张了张嘴巴,半晌才用着无奈至极的温柔嗓音叹道。

“大概………真的是吧。”

“重感冒………还是什么别的呢?如果严重的话,也不能自己藏着呀——大家都非常担心富豪桑的情况,不管怎么说,请富豪桑好好的把实情说出来,无论是病情也好还是别的也好!”

和对方语气中隐藏的东西完全不在一条线上的歌姬认真又严肃的盯着对方。

“谢谢,歌姬小姐的担心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富豪说着又叹了口气,似乎是终于打算说实话了一样,正色的继续道。

“原因其实是——我似乎,恋爱了,而且非常严重。”

“……………………。”

啥?

歌姬整个人都他妈的懵逼了几秒。

“罗、罗艾娜小姐的………那件事吗?难道富豪桑,阴影还没有走出来吗?”

“不,老实说,罗艾娜小姐对我来说只是位女性而已。”

“…………女、女性???”

懵逼的歌姬陷入了第二段的懵逼当中。

她可没忘,富豪当时,是多么热情又幸福的和罗艾娜甜甜蜜蜜,又举办婚礼——又………富豪当时和罗艾娜除了婚礼之外,还主动做过其他事……吗?
………咦。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富豪桑……你、该不会,早就知道………罗艾娜,是婚姻骗子——吧?”

面对着带了点不可置信语气的歌姬,富豪轻轻咳了一声算是默认。

“……………。”

歌姬想起来自己当时帮着罗艾娜,在两个心知肚明和一个单细胞(?)眼前是多么的…………愚蠢。

“………那为什么不揭穿她呢。”然后,我也就不会干那么蠢的牵线的事了。

歌姬吞下了后半句,在心里默默地狠狠的哭着。

“因为,盗贼那家伙似乎想揭穿她。”

富豪摸摸鼻子,有些不太自然的喝了口茶后才道。

“…………如果你早说的话,盗贼小姐她——”

她。
……。
想揭穿?
……………。
wtf?!!

歌姬迎来了第三次的懵逼。



等到歌姬小姐调整好心态后,才发现了导致她第三次懵逼的事情,对于喜欢盗贼的富豪来说——

“富豪桑,你这似乎,是错误的方式吧?”

“………………。”
会心一击。

“我们大家至今都认为,富豪桑钟情于像罗艾娜小姐那样,性感又可爱、风情万种的少女……喔?”

“…………………………。”
会心两击。

“…………但其实,富豪桑是个萝莉控?”

“………不,跟萝莉没有关系。”

富豪一边说一边把头偏了过去,出现某种狂热一般喋喋不休。

“因为盗贼实在……太可爱了……”
“笑容阿、动作阿……表情阿、语气阿……你不觉得盗贼就像只可爱的不行的小动物——不,比小动物更可爱……闪着光的、可爱极了的、让人无法拒绝、又恰到好处的狡猾………那简直是,天使阿、天使。“

……
到处摸钱包的天使?
大概只有富豪才会养的起这种天使了吧。

歌姬看着富豪依旧优雅又温柔的痴汉脸,猛的起了一阵恶寒。

她可想不到,不过就是盗贼想揭穿而已………富豪竟然就陪着她演戏,把大家骗的团团转………
这个宠溺,细想真是——可怕。
超过恋爱了吧!这已经是无条件的超级宠溺了吧!而且还默默无闻——!

“富豪桑,到底你连休息时间都不回去是………”

“阿,这是因为。”

恢复平常的富豪半阖眸,挑起唇角温柔的笑了笑。

“最近,我看见盗贼,就有一种想要强行拖上床的欲望。”

“……………………啥??!”

“为了不伤害她,我只好勉强自己不经常碰到她。”

“……?!?……?!”

“只是这样。”

“…………………………………。”

还想怎样阿?!!
妈妈,这里有个死萝莉控的变态………!!!

“歌姬小姐,脸色不太好呢,有什么问题吗?”

富豪温(wei)柔(xie)的看着她。

“……………不,不!什么问题都没有,我只是在想,盗贼一定会被富豪桑感动的——!”

“能得到歌姬小姐的支持,我很开心。”

………我哪里支持了?!

“所以,为了让盗贼早点被我感动……”

…………。

“今天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说,明天,明天我会让盗贼也下来看望富豪桑的!”

“非常感谢,歌姬小姐,我知道你一定是个好人。”

………………好你个大头鬼喔??!

揣着一肚子腹诽但屈于富豪威压的歌姬,欲哭无泪的走出了训练场。

路上暗搓搓地看着自己的骑士牌,开始打起了明天训练放生壕的算盘(…

让你威胁老娘,让你骗人,让你威胁老娘,让你骗人,让你威胁老娘,让你骗人………………

心脏与世界与你。

*ooc有,逻辑不是很通(…………

一。


“呜……哇。”

盗贼张了张嘴巴,端着下午茶站在训练场的门口不轻不重的发出了一声拖着长音的惊叹。

老实说,她可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猛(?

为什么平常就小偷小懒的盗贼小姐,竟然会在好不容易的休息时间里跑到这种地方呢?


一切的起因源于富豪先生在最近的休息时间里,没有选择回屋看看书喝喝茶算算账而是自已一个人带着骑士跑去训练场——
这件众人觉得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的事。


第一个跑去旁观的人是不信邪的佣兵。

在某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佣兵哒哒哒的跑去了训练场,极其耿直的一把拽住富豪的胳膊,刚准备开劝,撞进眼睛里的却是一张紧逼的“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所以你把嘴巴闭上我不想听”的生无可恋型富豪脸。
他感觉一瞬间连自己的粗神经都被这太颓废又平和的视线刺痛了。
然后佣兵的嗓子就仿佛被扼住了一般,生生保(qia)持(ke)了十五分钟。
最后还是被那张生无可恋脸看的,抓起自己家的骑士就跳出去跟富豪打了一架…………但这对于自己的目的来说,背道相驰到了地球那头儿。

转天,富豪依旧不在的下午茶时间,知道了这个噩耗后的歌姬和盗贼笑的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
甚至连乌莎哈都以一种微妙的眼神盯着佣兵盯了很久,斯卡哈则转过头庄严的憋笑(?

“既然这样,我也要去看看生无可恋的富豪桑。”

歌姬信誓旦旦地说着,并且决定用点心稍微拯救一下佣兵所说的生无可恋。
虽然就在刚才的训练见过富豪,但说实话,歌姬并没有觉得他脸上有什么生无可恋的样子,依旧只是往常的沉稳又温柔的神色。

………感觉出错大概是因为佣兵傻傻呆呆(?)的关系吧,歌姬一边烤着饼干一边想。


第二个跑去拯救的是不信邪的歌姬。

某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的转一个又转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依旧是在下午茶的时刻,歌姬端着点心,一边防着今天意外没在这个时候出现的盗贼,一边向着训练场走过去。

“阿,富豪…………!”

自以为躲过盗贼魔爪的歌姬,站在门口向富豪打招呼。

“偷,袭——!”

“呜哇阿阿?!!”

清脆又带着上扬与拉长的恶意声音响了起来,与此同时被带走的还有装着饼干的碟子。

“盗贼…………!”

歌姬一只手捂着心脏一只愕然又绝望的、一脸“白干了——”的样子看着盗贼一边吃一边故意评价了起来。

“嘛嘛,歌姬还真是细心阿,竟然记得我今天外出没有赶上点心的时间,特地送过来——…唔,唔,嚼嚼………要是再甜点就好了!”

“难道不是你一路尾随………”

“说起来这个图案真是有点,唔,微妙耶……?嚼嚼嚼。”

“……所以说那是给富豪桑……”

“嚼嚼嚼嚼…………”

“喂………!”

“嚼嚼嚼………咕,阿———满足了,虽然比不上乌莎哈的小甜饼,但这也是歌姬的一份心意,所以我包含谢意的全部吃掉了哟。”

“我说你阿……!”

“那么我先回房间了……………不得不说,刚才的乏力又重新回来了呢,最近的腰总是痛阿………”

“盗……………咦诶,别跑…………!……”

“……腰疼……………?”

“噫!…………什…??咿呀,富、富豪桑………?!”

出现了出现了!!!
面对着溜号的盗贼的背影的——生无可恋·加强版!!

跑男/布谷/a beautiful drem




chapter.3 (上)



经过那一阵细雨连绵后,乌镇依然清澈透明,万里无云。
微风轻拂着面颊,带不走一丝烦躁,和这蔚蓝的天一样,现在在郑恺的眼里,全都没有个鸟用。

再好看,能帮他找baby吗?!

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看这些东西,心心念念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找baby,他可爱的、被藏在缸里的、等着他背回去的拍档。

然而闷热的天,泼透心凉的水的大妈,坑坑洼洼的路和这逗你玩似的一万口缸………
“你好请别泼我。”
嗙。
哗啦!!
……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郑恺抹了一把满是水的脸。
真是日了狗了。
五十口缸阿,五十口!!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了好吗?!
这真的不是整蛊节目吗???

烦躁极了的大型猫科动物先生,边心累边身累的跑着,无从发泄地嗷嗷叫了起来,一声比一声凄厉。
“baby!……”
“baby!!”
“baby——!”

真可谓……
三分深情,两分崩溃,五分绝望。

嗯,这个惨叫声我给十分。

好,现在切一下镜头,让我们看看正被呼唤的、坐在缸里面的、闷的快成蒸桑拿的拍档,angelababy小姐。

她正满脸无奈地,一边以自己最大的声音“布谷”着,一边透过盖子的缝隙看着自己的拍档惊喜地越跑越远……
惊喜地越跑越斜……
惊喜地喊着自己的名字掀起了一个不明的缸……
哗啦!
“阿!”
被泼了。

…………今天的风儿真是喧嚣呢。
baby微垂下双眸,对着镜头笑容充斥着一种淡淡的忧伤。


一切一切的惨剧的源头都在半小时前——

就在这半个小时前,他们从船上聚集到乌镇西栅景区的龙形田的外面。
看着笑的非(man)常(lian)善(jian)良(zha)的导演组,大家都还没有怎么意识到危险的,快快乐乐地互相调侃。

but,这轻松愉悦的气氛只持续到导演开口前,不,更具体一点的应该说,持续到任务发布的第一个字开始——

然后马上,转头看缸的看缸,摆“wtf”脸的摆“wtf”脸,还有对着导演组一脸“算你狠”的暗搓搓地磨了下牙。
反正各位表情怎的一个各异!
有幸灾乐祸的、迟疑的、害怕的、无奈的、苦笑的、当然不能忘了算独一份儿面无表情的。

单说angelababy,她在听到任务后,跟着大家转头去注目那些缸,顺便脑补着自己马上就要呆在里面时………心里就不得不开始弥漫起小小的忐忑感。
虽然这也可以算是说一点撒娇心态,反正她非常自然的就抬起眼,撅了下嘴巴小难过地对自己的“一日恋人”撒了个娇。
包含着一点点的小委屈,小不高兴和小女孩儿情绪。

明明是很正常、很普通、很随机的一个事儿。

然而完全没料到的“一日恋人”扮演者郑恺,摆着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瞅了瞅baby,一副仅仅只是“看到了”的表现……
内心却静静地被shock到了。

无法言明的心脏漏跳一拍,一瞬间,在郑恺的眼里似乎就只剩下angelababy一个人的存在。

…………。
看多了会出事儿,真的,郑恺,你想什么呢。

在心底严厉抨击自己的猎豹先生,经过几秒的强烈心理活动,被导演的声音暂时扯了回来。

“你们把搭档背回来之后,还要在这里,玩儿一个吃饼干的游戏。”

吃饼干………??

郑恺把视线挪到代表他们颜色的饼干筒上,然后伸出手拿过来给baby。

“拿一捆。”

几捆长得很像pocky的长饼干阿………等等,妥妥的就是pocky game了吧?

玩这个?
………
玩这个???

“baby你知道吗,这个可能就是你的晚饭,你有可能会一直在里面呆到晚上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而感到非常微妙的郑恺,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马上开始出声调侃baby,而被调侃的对象则非常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一会在缸里我会发出布谷、布谷的声音。”

angelababy伸出手,抬眸对郑恺说着暗号,认真而又深情的等着对方点头。除了一旁的李晨听见后非常煞风景地在她身后也跟着“布谷”了一声……

……

这个波浪号就是baby的内心感受。


时隔不久。

~~~~~~
这些波浪号就是baby现在的内心感受,现在置身于缸内、看着自家搭档越跑越远破天际的感受。

“布谷!!布谷……!布……………”谷。

布谷累了。
baby嘟起嘴,暗搓搓地等着郑恺先生大过地球直径的反射弧。

“布谷来了…布谷!”

跑的七荤八素上气不太接下气儿的郑恺,终于翻对了一次缸盖头,眼看着自家的baby公主站起来一边瞅着他,一边小情绪地把手里的瓢倒置,让那整整满瓢儿的水哗啦啦地冲击地面。

“你为什(se)么这(ze)么晚。”
抱怨的语气。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郑恺有点尴尬和不好意思的和她道歉,摸了摸鼻子后,伸着手扶着她从缸里面跨出来。

“呜阿!”

跨缸艰难的baby一下子就被跨没了小情绪,出来就完全情绪ok的催着郑恺,很是迅速的就爬上了他的背。

游戏时间紧迫,处于求快心理的郑恺也没太来得及细想。

“来来来,一、二!”

“阿!”

所以非常能遇见地,baby被郑恺调整的动作颠的下意识叫了一声。

不过,连baby自己都没有在意,毕竟这种事太人之常情了。手搭在郑恺的肩上,左看右看后她的注意力马上就回归了正常状态。

“我布谷了好久………”

开启正常的小撒娇模式。

郑恺一秒中招。
完全是以一副解释,安慰和恨自己不成钢的语气。

“我知道…!但是那边有好多大妈冲(cong)我浇水!”

cong。

有必要急的把h都吃了吗,亲爱的猎豹先生?


布谷/跑男/a beautiful dream


chapter.2


自从游戏开始,郑恺率先跑出去,完全没想起要管自己女伴儿的时候——
angelababy就有一点很小、很小的无奈。

虽然说她并不是不知道,郑恺这家伙稍微有点小独立,小孤傲,小帅气…

好吧。
angelababy耸了耸肩,挂上平时的活泼笑容,一边往前跟着跑,一边等着自己的“恋人”反应过来。
老实说,这也算不上什么尴尬。
总不能勉强人家,虽然台本是那样的……自己就先尽量体谅一下对方也好。

所以,等我们的郑恺先生好不容易的回过神来,转头开始找女伴儿的时候,一眼望过去,就是baby没有任何怨言,看着他(前方)微笑的样子。
那个微笑漂亮极了,眼睛微微眯起,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俏丽的脸上洋溢着一种让心动的东西——就像是一朵早上的、还带着露水的清丽牡丹。

“……”
老天。
就在这个画面即将烙在郑恺的虹膜上时,终于起了作用的大脑及时拽回了他的神儿,他的眼睛和他的脸。
“…baby!”
于是我们被及时拽回来的猎豹先生,动了动自己的五官,故作无辜和不在意的,放慢速度抬手招呼起了他的拍档。

“这里!”
拍档热情又活力的笑着回应他,一点也没有介意的,就像是单纯开心的表情。

某大型猫科动物的心脏受到了一击。
某大型猫科动物决定立马把注意力投入到任务当中,以节目为主。

“你给我们两个1,我就给你留个唇印哦。”
“老板娘……你给我们两个1我给你来打工啦…!”
“两个1,谢谢谢谢啦!”
“…”
充耳尽是baby撒娇和卖萌的声音以及表现。

某大型猫科动物觉得自己的抵抗力有点不太够,正在准备申请暂停——

当然,至此,身为大型猫科动物的郑恺先生永远也没想到,一会还有第二次来袭击他脆弱小心脏的一击。
而且,还直接爆击了。
重点是,爆击了。

他现在就只是和baby经过那狗屎一样的丢色子游戏后,蹦跶到码头,拿着神秘之水闲闲地等起了船。
一边看baby,一边调侃宝蓝兄弟和他们的拍档,还能吹吹小风看个小景儿,好不惬意。

所以——
郑恺实在形容不出来,当他和baby同坐一条船的时候,那种猛的直击心脏的错觉和他的感受。
就好像是,雨下在了本来不可能降雨的旱地。
让人不知道该说是幸运好,还是喜剧效果的悲剧才好……这是多么让人觉得意外和奇妙的事情。
然而他并没有排除“演”的效果。

至少现在,你在我身边。

这让郑恺在船上时,自己又默不作声的,一边与“热络“些的baby聊天,一边又自己缓了那么一会。
他不太确定自己的脸有没有红,反正耳朵当时是有一丁点儿发热的,除了惊喜之外还有的就是他现在的,不大知所措和单方面的小尴尬。还有那么一点不相信和好笑,但这藏的就比较深了,因为不管怎么说,“一日情侣”才过了半个白天阿,马上就这样了你信吗?

可郑恺笑的依旧蛮开心。

及时行乐嘛,有一朝过一朝,有今天就先不管明天,有现在,干嘛还要硬扯上未来呢?